第一百六十六章 光明右使!驾临

作者:傲无常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级文明最新章节!

    ……

    就在马库斯子爵思考的时候,台阶上,光明圣女已经完成了最后的神像落地仪式。

    “有件事情,我想在场的大部分贵族都已经听说过了。”从地上站起来,光明圣女重新拿起权杖,目光扫向广场上的众贵族,“那就是,我教廷的一位牧师,在传教归来的路上遇袭,差点身陨。”

    她湛蓝的眼眸中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怒意,声音却沉凝而冷冽,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这话一出,广场上顿时安静下来,就连正在祈祷的贵族也停了下来,缓缓站起身看向光明圣女。

    所有人心中都不觉生出了某种预感。

    马库斯子爵也微微眯了眯眼,暗道了一声“果然”。他一开始的猜想是正确的,教廷果然准备趁此机会发难。

    一念至此,他的心顿时安定了几分。

    就算有些事情脱出了自己的掌控,只要最关键的部分不出差错,一切就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这三日来,我教廷方面详细调查了此事,终于查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今日,便要将罪魁祸首压上神庭,当众审判,以儆效尤。”

    光明圣女说着,手中权杖猛地在台阶上一顿,声音陡然扬高。

    “来人,把人押上来。”

    “是!圣女殿下!”

    台阶两侧的骑士轰然应诺。下一刻,就有一队骑士出列,手按剑柄朝广场上的贵族走去。

    刹那间,广场上的贵族就骚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难不成人在我们之中?”

    跟这件事有关的贵族心瞬间提了起来,哪怕跟这件事情无关的贵族都忍不住紧张不已,生怕自己受到牵连。

    人群不自觉地往后退去,有不少贵族伸手按住了腰间的剑柄或者怀里的匕首,想着要是教廷敢乱来,他们不惜代价也要先反抗了再说。

    马库斯子爵则忍不住看向前方的一个青年。

    那是兰迪·雷蒙德子爵。前不久,兰迪·雷蒙德的父亲马尔斯·雷蒙德子爵死在了荆棘堡,他就继承了他父亲的爵位,成为了新任子爵。

    马尔斯·雷蒙德的死,让他和布莱克·李顿天然就处于对立面,正是最合适的栽赃对象。

    这会儿,兰迪·雷蒙德正事不关己地站在那里,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人当成了背锅对象。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走下台阶的骑士向着兰迪·雷蒙德的方向走去,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然后绕过他,走到了马库斯子爵面前。

    “你们……搞错了吧?”

    马库斯子爵傻眼了,整个人都呆怔在了原地。

    明明他做得很荫蔽,每一个环节都慎之又慎,绝没有泄密的可能。教廷怎么可能查到他头上?

    “没有搞错,就是您,马库斯子爵。请吧~”

    为首的骑士眼神冰冷地看着他,嘴角擎着一抹冷笑。

    在全知全能的主面前,一切阴谋都无所遁形。这个人居然以为靠一些小伎俩就能蒙蔽吾主,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

    话音落下,他手一挥,身后的骑士就上前去抓马库斯子爵。

    马库斯子爵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拔剑想要突出重围。

    他虽然养尊处优多年,但当年也是上过战场的3级骑士,底子不错,身上也带着保命用的魔法卷轴,真要拼死一搏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光明教廷早就盯上他了,岂会不防着这一点?

    早在还没走到马库斯子爵身边的时候,骑士小队就已经分出了部分人手,悄无声息地封锁了他前后左右所有的逃离方向。

    马库斯子爵还没挣扎几下,就被准备多时的教廷骑士锁住了胳膊,提溜到了台阶中央的光明神像脚下。

    “啧~难怪有那么多人都喜欢看打脸剧情。”神国里,吴辉看着马库斯脸上扭曲的表情,忍不住摇头感叹,“这表情,还真是解气~”

    老实讲,当初刚查出真相的时候,他还真被恶心到了。

    他想过有人会因为不满贵族权益受到影响而消极抵触,也想过可能会有人闹事,但还真没想到荆棘领内居然还藏着这么个老奸巨猾的权谋家。

    要不是这次出于谨慎查得比较仔细,他又看多了影视剧下意识觉得这种桥段特别像反派的套路,下意识往这个方向深挖了一下,搞不好还真被他成功了。

    如今的光明教廷连荆棘领内部都还没彻底稳住,要是真在这时候起战端,就算勉强赢了,大好的局面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得不偿失。

    光明神像脚下,早有人搬来了行刑用的火刑架。

    教廷众骑士齐心协力,很快就把马库斯子爵用铁链绑在了火刑架上,保证他就算用尽了力气,也不可能挣脱。

    玉白色的光明神像巍峨高耸,马库斯子爵即便被绑在火刑架上,也只到它的膝弯处,对比之下,显得尤为渺小。

    直到这时候,广场上的贵族们才终于反应过来,顿时齐齐哗然。

    “怎么会是马库斯子爵?”

    不少贵族都觉得难以置信。

    马库斯子爵虽然是荆棘岭的老牌贵族,但在他们印象里就是个色中饿鬼,除了每天躺在祖宗的余荫下肆意挥霍,喝酒,玩女人之外几乎从没见他干过正事。这样的人,居然会是牧师遇袭一案的罪魁祸首?

    “我不服!我什么都没干过,你们凭什么抓我?”

    被捆在获刑架上,马库斯子爵反而冷静了下来,整个人前所未有地清醒和理智。

    他冷着脸,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般高昂着头,油腻的脸上满是愤慨:“难道光明教廷就可以随便给人定罪了吗?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为了威慑其他贵族,故意找一个爵位高的贵族杀了给其他人看?照我说,那牧师遇袭一事是真是假还不好说呢,谁知道那是不是你们自己演出来的?”

    他这几句话说得听起来很有道理,有几个年轻气盛的贵族顿时就被煽动了情绪,忍不住附和起来。

    “说得对!想要惩罚马库斯子爵,起码要有足够说服我们所有人的证据!”

    “你们教廷不是一向标榜自己最为公平公正吗?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

    “没错!拿出证据来!”

    “拿出证据来!”

    “拿出证据来……”

    真正年轻气盛,会附和马库斯子爵的贵族只有少数几个,但造成的声势却不小。听着他们的话,那些本就意志不坚定的贵族表情顿时犹疑起来。

    有几个原本即将形成信仰通道的贵族头顶那团模糊的光影都消失了。

    吴辉不爽地皱了皱眉。这个马库斯还真是老奸巨猾,都死到临头了还要挣扎一下。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光明教廷从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光明神像下,光明圣女也听到了他们的呼声,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只冷静地说道:“赏善罚恶,普济众生,乃是光明右使的权责范围。请诸位教职人员以及信徒随我一起,请光明右使降临。”

    说着,她便朝着光明神像跪了下去,带头开始祈祷。

    “遵圣女令。”

    一众神职人员以及教廷骑士也紧接着跪下开始祈祷。广场上,不少贵族也跟着跪了下去,开始祈祷。

    庄严的祈祷声在光明神像周围弥漫开来,气氛顿时变得肃穆起来。

    “总算到我出场了~”

    神国里,吴辉整了整衣襟,整个人往后一倒,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太师椅上,随即双眼一闭,意识瞬间顺着信仰通道投入了下界。

    与此同时,光明大教堂前方的神像边蓦地出现了一团乳白色的能量团,丝丝缕缕的金光从能量团中绽放开来,说不出的神圣。

    在众人的瞩目之中,能量团拉伸变形,缓缓凝聚成了一个人影。

    这人影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圣光之中,唯有一双眸子格外深邃浩瀚,一袭白袍随风摇曳,说不出的圣洁和威严。

    这个人影,自然是吴辉的众多马甲之一——光明右使。

    广场上,刚才参与了祈祷的贵族们顿时喜出望外,看向吴辉的目光中透出几分狂热的光芒,信仰通道肉眼可见的粗了一截。

    刚刚还在叫嚣的几个年轻贵族则是目瞪口呆,不自觉地消了音。

    “恭迎光明右使。”

    光明圣女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光明右使了,然而,此刻见到,她依旧忍不住激动万分。

    她当即带着所有人拜了下去,虔诚叩首。

    吴辉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凡间诸事,我已悉数知晓。既然你们要证据,我就给你们证据。”

    说着,他随意扫了眼刚才叫嚣的那几个年轻贵族。

    明明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那几个年轻贵族却如临深渊,冷汗瞬间浸透了脊背。

    怂货。

    吴辉在心里哼了一声。

    如果这几个人稍微有点胆识的话,他倒还能高看他们一眼,起码不是一无是处。可惜,不过是几个没脑子的愣头青而已,稍微被煽动了一下就热血上头,实际上却根本没有承担后果的能力。

    懒得再关注他们,吴辉微微掀了掀眼皮,看向马库斯子爵。

    “在本座面前,任何谎言都无所遁形。”他声音微沉,眼神也在一瞬间变得冷漠起来,“律令·真言。”

    话音落下,一道威严神圣的光明之力骤然电射而出,朝马库斯子爵身上飚飞而去。

    马库斯子爵的头皮瞬间炸了开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