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的领地我做主

作者:傲无常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级文明最新章节!

    ……

    吴辉立刻快步走出了大法师塔,在外面的森林里随便找了处僻静的地方站住脚步,随即心念一动,一幅画面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庄严肃穆地神殿之中,光明圣女凯瑟琳娜正跪在神像前低声祈祷,神色中隐约带着几分怒意。

    光明圣女最近心思越发内敛,能惹得她动怒,看来事情应该挺严重的。

    吴辉心念一动,神龛上的光明神像顿时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辉,与此同时,一道恢宏的神音也出现在了光明圣女的脑海之中:“何事?”

    “启禀吾主。”

    光明圣女神色一喜,连忙恭敬地匍匐在了神龛前,湛蓝的眼眸中满是狂热:“是这样的……”

    听完光明圣女的叙述,吴辉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光明教廷在荆棘领内的传教遇到了问题。

    荆棘领是一个伯爵领,下辖3个子爵领,21个男爵领,92个骑士领,占地面积极其广袤,人口数量更是接近30万。

    不过,人多,领主多,就意味着领主们的心思也多。

    随着布莱克·李顿继任荆棘领伯爵,颁布了一系列对教廷有利的政策,同时开放了整个荆棘领,允许教廷在荆棘领范围内传教,很多小贵族都顺应风向,开放了自己的领地允许教廷传教。

    但荆棘领内领主那么多,真正打心底里欢迎光明教廷的终究是少数,大多数贵族领主为了自己的权威和利益,其实根本不希望教廷在他们的领地里传教。

    他们倒是不敢再明面上拒绝新任伯爵布莱克推布的行政令,但阳奉阴违却是免不了的。

    之前就曾经发生过贵族领主雇人参加教廷的宣讲集会的事情。一堆群众演员倾情演出,哄得前去传教的牧师以为宣讲效果很好,高高兴兴离开,结果转头那贵族就命人把牧师留下的所有教廷典籍全部付之一炬,还不允许平民家里保存任何跟光明教廷有关的物品。

    要不是后来那牧师下乡关怀平民,普及瘟疫防治知识的时候察觉到异样,恐怕还发现不了这个事情。

    像这样的例子虽然少见,但那些明里暗里的阻挠却比比皆是。

    不过,这些都是预料中的事情,光明圣女也完全有能力处理,自然不会拿来打扰光明神。真正让光明圣女愤怒的,是之后发生的另外一件事。

    就在今天,一个牧师下乡传教回来的路上,居然受到了袭击!

    要不是那牧师手中有神赐下的魔法卷轴和魔法物品,还能用神术治疗自己,恐怕就回不来了。

    “吾主,那些贵族高高在上惯了,不狠狠给他们一个教训,恐怕不会长记性,以后还不知道他们要闹出多少事情来。”

    回想起刚才那牧师回来时浑身鲜血淋漓,奄奄一息的样子,她的心里就像是点着了一把火,火气蹭蹭蹭的直往上冒:“吾主,我申请,把出手的贵族领主抓起来游街示众,当众施以火刑,以儆效尤。”

    “这些贵族领主,的确该好好教训一下。”

    吴辉也觉得恼火。

    这次拿下伯爵领之后,他之所以没有强硬地实行武力镇压,也是想着给这些小贵族一个机会,要是他们识相的话,也能省他一点事情。

    可惜,事实证明,他还是太低估了这些贵族的傲慢。

    在领地里呼风唤雨,习惯了执掌权柄的贵族,又怎么会容许教廷撼动他们的权威?

    今天还只是暗地里偷袭,下一次,指不定就是明目张胆地动手了。

    此风,绝不可长!

    “感谢吾主。”光明圣女深吸了一口气,情绪稍微冷静了几分,“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能查出是谁下的手。等抓到人,立刻就能进行公开审判。”

    “可。”

    吴辉背靠大树站着,眯眼看着面前晃动的婆娑树影,脑子里思绪飞转,迅速划过几个念头。

    他知道,光明圣女的思路是对的。杀鸡儆猴,在这种时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

    但他觉得这样还不够。

    既然要杀鸡,自然要把效果最大化,只是公开审判可不够。

    他好歹也是地球穿越过来的人。地球人比当地土著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哪怕是普通地球人,接受的教育程度也要远超过普通的贵族。

    更何况,地球还处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很多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弄一些手段,从以前的历史剧中模仿一两招,就足够受用了。

    思绪飞转之下,吴辉脑子里的想法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立刻给光明圣女下了道神谕:“通知布莱克,给荆棘领所有贵族下一封邀请函,就说三天后修道院内那座沾染了神性的神像将会落户荆棘城的光明大教堂,邀请他们前往大教堂观礼。如果有人不来,按藐视神威,藐视贵族权威论处。”

    “我明白了。谨遵吾主神谕。”

    光明圣女眼前一亮,几乎是瞬间就领会到了这一招的妙处。

    杀鸡儆猴,猴当然得在现场看着才行。

    ……

    数日后,荆棘城。

    城北曾经有一座喷泉广场,广场旁边矗立着一座恢弘的光明大教堂。

    按照当初荆棘主城这种规格的城市,教廷已经在此设立了主教级的分支机构。在光明教廷未曾陨落之前,这里人声鼎沸,朝圣者如云。

    然而自从光明教廷日渐衰落,这里的人烟就渐渐稀少起来。

    随着皇帝陛下一纸废教令下达,各地开始围剿光明信徒,普通平民因为怕被误以为光明余孽,更是连靠近都不敢,远远地就绕道走了。

    在那以后,光明大教堂渐渐就没有了人迹,彻底沦为了蛇虫鼠蚁的游乐场。

    不过,随着光明教廷重新崛起,狂信徒布莱克的第一道政令下达,这片已经被蛇虫鼠蚁占领的地方,就再次焕发出了生机。

    高大的拱门和立柱经过了精心修葺,精美的雕像和壁画也在能工巧匠的修复下焕然一新,教堂内外更是被彻底打扫了一遍又一遍,再也找不到半个蜘蛛网。

    此刻,整座大教堂已经焕然一新,巍峨,肃穆,一如往昔。

    长长的石阶洁白而光滑,每一级,每一阶,都仿佛烙印着岁月的痕迹,沉淀着无言的沧桑。

    高耸的尖顶直插天际,上面每一块精美的石雕,每一片最最普通的石瓦,都仿佛有圣光流淌,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和荣光。

    这座光明大教堂,就是此次审判不法贵族的地点。同时,也是所有受邀贵族聚集的地点。

    清晨。

    清澈的晨光笼罩了整座光明大教堂。广场上的喷泉准时开始工作,阳光一照,飞溅的水珠就折射出剔透的彩色光晕,在展翅的白色天使石雕间架起一座又一座迷你彩虹,梦幻而圣洁。

    就在这时,“轱辘辘”的车辙滚动声响了起来,一辆又一辆马车缓缓驶进了广场。

    紧接着,一个个身穿贵族常服的贵族老爷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汇聚到了广场上。

    这些贵族老爷们有相熟的,也有关系不好的,不知不觉就分成了好多个小圈子,相互聚在一起,打着机锋暗暗交流。

    马库斯·杰弗里是荆棘领内除了雷蒙德家族成员之外唯一的一个子爵,自百年前开始就是雷蒙德家族的家臣。他平时就守着家族流传下来的子爵领,过着土皇帝一样的生活,别提多逍遥自在。

    对于新任伯爵颁布的一系列新政策,他也是最不爽的人之一。

    本来,作为领主,他享有领地内所有姑娘的初夜权,再美的女孩都得等他享用过后,才轮得到她的丈夫。要是享用过后觉得满意,直接留下来当情人,她丈夫也不敢说什么。

    结果,那光明教廷一来就直接废除了初夜权不说,还要从他的税收里抽走一部分敬献给光明神,直接影响到了他的生活质量,这他哪受得了?

    这段日子以来,他仗着自己实力雄厚,手下私兵过千,没少干阳奉阴违,扣押本该敬献给神的税收之类的事情。

    对于这一次的伯爵传召,他也完全没往心里去。

    新任的伯爵在荆棘领完全没有根基,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全掌握雷蒙德家族的军队,他自认完全不需要怕他。

    不过,考虑到人家到底是伯爵,背后还有圣紫罗兰公爵撑腰,他才勉强给他一点面子,过来走个过场。

    从马车上下来,马库斯·杰弗里才刚扫了周围一眼,一群小贵族就已经围了上来。

    “马库斯子爵,愿光明吾主庇佑您。”

    小贵族们一脸谄笑地围在马库斯身边,嘴里说着赞美光明神的话,脸上却露出了心照不宣的表情。

    这些小贵族,都是和马库斯一样不欢迎光明教廷的领主,平日里没少在暗地里商议怎么糊弄光明教廷的牧师,或者讨论怎么在暗地里使绊子。

    “马库斯子爵大人,依我看,光明教廷这次弄这个什么神像落户仪式,八成就是个由头。教廷的人一向最会做表面功夫了,暗地里指不定在打什么主意呢~”一个已经上了年纪的贵族忽然凑到了马库斯·杰弗里身边,意有所指地说道。

    “呵~不过是些余孽而已,再闹腾难道还能翻了天去?”马库斯不以为意地哼笑了一声,“放心,他们这么肆无忌惮地传教,迟早会自食恶果。你们只要不跳出来主动挑事,拖上一段时间,自然会有人收拾他们。”

    “是是是~马库斯子爵大人神机妙算,我们听您的。”

    一众小贵族闻言顿时安下了心,围上来又是一阵溜须拍马。

    听着他们的花式吹捧,马库斯漫不经心地摸了摸嘴巴上的两撇小胡子,不经意间又想起了自己之前的布置。

    小牧师遇袭的事情教廷肯定知道了,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肯定是有别的打算。这次明着是请他们来观礼,说不定就是为了这件事。

    也不知道,自己特意让人留在现场的那样东西被发现了没有?教廷又打算怎么处置?

    如果一切真能如自己所料,那今天可就热闹了~

    说话间,忽然有一阵惊呼声从远处传来。

    马库斯·杰弗里扭头一看,眼神瞬间亮了。

    只见广场侧面,有一队只有十人的骑士小队正排着整齐的队列策马而来。那些骑士竟全部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女,容貌姣好,身段婀娜,身上穿的轻甲也完全凸显出了她们的傲人曲线,远远看去,端得是英姿飒爽,让人心动不已。

    不仅如此,她们胯下骑的马匹也不是普通的马匹,而是肋生双翼的飞马,一匹匹高大挺拔,肌肉结实,雪白的鬃毛在阳光下如霜雪般晶莹剔透,洁白耳洞羽翼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圣光,说不出的神骏。

    骑在这样的飞马上,那些少女骑士身上也好像笼罩了一层圣光,凭空多出了几分圣洁的味道,看起来愈发诱人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