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好戏!爵位争夺

作者:傲无常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级文明最新章节!

    ……

    战争巨人的尸骸太过庞大,如今这个级别的化生池根本容不下它。只能将化生池中呈液态的光明能量像喷泉一样洒出,随后以喷淋的方式洗遍它的全身。

    破损的尸体一点点被修复,它的肉身一寸一寸地被转化成光明元素躯体。

    这个过程恐怕还得持续一段时间。也是刚好,吴辉蓦地接到了下界某人传递来的一个消息。当即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布置了好些天的局,好戏总算要开场了。

    反正在光明神国之中闲着也是闲着,这场好戏当然不能错过。

    一个念头间,吴辉的主意识就回归到了凡间的身体之中,整个过程娴熟而自然,显然吴辉已经越来越适应这种生活了。

    那感觉就像是在地球上玩网络游戏,随时都能登进登出,这也让他的生活,逐渐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

    光明位面,荆棘堡。

    自从失去了自己的主人后,荆棘堡这几日来已经迎来了好几拨客人,从雷蒙德伯爵同一辈的弟弟和姐妹,到雷蒙德家族旁系的长辈,甚至连血脉关系已经无比淡薄的亲戚都来了好几个。

    这些人表面上端着风度翩翩的贵族架子,骨子里却像是扑食的狼群,一个个都红着眼睛盯着荆棘领这块暂时无主的土地。

    荆棘领面积广袤,足足有三万多平方千米,领地内有山川,有河流,还有大量肥沃的耕田,光像卢安城那样的城市就有四座,还有一座更大更繁荣,经营了数百年的主城。每日里人流往来,光税收就是一笔不菲的数字。

    不仅如此,雷蒙德家族名下还有一笔普通平民想都不敢想的巨额财产,以及各种各样的赚钱营生。

    这是一块无比美味,无比诱人的巨型蛋糕,哪怕不能拿下全部,只是在上面啃上一口,都足以让很多人“吃”得肠满肚圆。

    荆棘堡的老管家忙得焦头烂额。

    一方面,来的这些亲眷都是贵族,他一个都不能怠慢,另一方面,爵位归属未定,他的未来尚且是一片迷雾,心中忐忑不安,就连晚上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几天下来,老管家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这一天。

    金碧辉煌的城堡大厅里,一个穿着暗红色贵族常服的中年人正一脸惬意地坐在本该属于城堡主人的主座上。

    这中年人大约五十来岁的样子,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依旧精气神十足,精心保养的肌肤也没有失去弹性,那一头浅金色的半长发被梳理得整整齐齐,柔顺地贴在脑后,蓝灰色的眼睛深邃迷离,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流倜傥。

    “马尔斯子爵,这是荆棘堡主人才能坐的位置。您……”荆棘堡的老管家一脸为难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呵~老约翰,你怎么还是这么古板?”马尔斯子爵轻飘飘的瞟了他一眼,浑不在意地笑道,“我哥哥已经死了,他那唯一的指定继承人,我那可怜的侄儿也已经不幸罹难。按贵族继承法,我是顺位第一继承人,理所当然就是荆棘堡的下一任主人。不过是提前坐一坐而已,有什么不可以?”

    说完,他就不再搭理老管家,而是目光挑剔地打量了周围一圈。

    “我哥哥的审美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糟糕。”他嫌弃地皱起了眉,丝毫不客气地指挥着自己带来的人手开始改造大厅。

    “这窗帘的款式也太老土了,现在早就不流行了,也就我哥哥雷蒙德伯爵还在用。换了。”

    “这沙发也太老土了。换了。”

    “这……换了。”

    “……换了。”

    “……换了。”

    那架势,就跟指点江山似的,丝毫也没有把老管家放在眼里。

    在他的指挥下,一样又一样东西被换掉了,没过一会,城堡大厅就已经面目全非。

    城堡内的仆从佣人眼睁睁地看着马尔斯子爵的人在城堡里乱来,心里又急又气,频频拿眼神去看管家。

    老管家也是被气得脸色涨红,浑身直打哆嗦。

    然而,身为管家,他说到底也只是雷蒙德家族的下人,雷蒙德伯爵在的时候他自然不用怕马尔斯子爵,可如今……纵然心里有再大的怨气,他也不能发作出来。

    朝仆从佣人们摆了摆手,老管家深吸了一口气压住怒气,想要尽最后的努力,劝一劝马尔斯子爵。

    然而,不等他开口,另一道声音就从楼梯上飘了下来。

    “马尔斯啊马尔斯,这才哪到哪,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你就不怕最后没登上伯爵宝座,贻笑大方?”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金发蓝眼的中年人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跟马尔斯子爵比起来,这中年人明显要年轻不少,大约也就四十来岁,脸部的线条轮廓跟马尔斯子爵非常相似,但那双深邃的眼睛却蓝的更加通透,就像是拂去了阴云的天空,给人的感觉更加舒服。

    不过,比起容貌,他给人印象更深刻的还是气质。

    他没有穿贵族们常穿的贵族常服,而是穿了一身骑士服,整个人显得非常挺拔,又不失贵族风范,风度翩翩,矜贵自然。

    看到他,老管家眼神微微一亮,矜持又不失恭敬地朝他施了一礼:“诺曼子爵老爷。”

    “约翰大叔不必拘礼。”

    诺曼子爵态度和煦地朝老管家微微颔首,随即一挥手,他身后的仆从立刻快步下了楼梯,阻止了马尔斯子爵手下换东西的动作。

    马尔斯子爵也不阻止,只是眼神冰冷地看着诺曼子爵,表情似笑非笑:“我的好弟弟,你以前对老约翰可没这么客气。怎么?想争取他的支持,还是想表现一下你4级大骑士的风度?可惜了,仅凭这些,你可得不到继承权。”

    “仅仅这些的确不够。毕竟,你可是娶了卡洛斯伯爵家的女儿呢~”诺曼子爵挑了挑眉,不仅没有因为马尔斯的讽刺而动怒,反而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意,“不过,这一回,小弟可能要让哥哥失望了。”

    说着,他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脸上的笑意蓦地加深:“您说是不是,安德烈先生?”

    直到这时,马尔斯子爵才注意到诺曼子爵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影身高比诺曼子爵还要略微矮一些,身材却特别粗壮结实,身上肌肉虬结,胳膊几乎有普通人两个那么粗,脸上也长满了暗红色的络腮胡,给人的感觉异常敦实厚重。

    不仅如此,这人身后还背了面几乎有一人高的巨大盾牌。那盾牌又厚又沉,表面泛着黑黢黢的冷光,只看外表,都仿佛能让人感受到那强大的防御力。

    这人,这人不是他哥身边的那个6级亚圣,安德烈·奥尼尔吗?

    马尔斯子爵一个激灵,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安德烈先生,你,你不是在军营里吗?怎么,怎么会……”

    “安德烈先生自然是我请回来的。”诺曼子爵恶劣地笑了笑,“毕竟,伯爵爵位更替可是事关整个荆棘领的大事。万一继承者是个不事生产,只会败家的无能纨绔,他老人家也是会很困扰的。”

    听到这话,安德烈·奥尼尔表情严肃地微微颔首:“诺曼子爵说得不错。老雷蒙德伯爵待我不薄,我总不能看着他留下的产业被别人挥霍光。”

    说着,他深褐色的眼睛扫了马尔斯子爵一眼,旋即收回了目光。

    很明显,在他眼里,马尔斯子爵就是那个不事生产,只会败家的。至于诺曼子爵,天赋优秀,修行刻苦,自己的子爵领也经营的有声有色,为人更是风度翩翩,即便是对待平民也和颜悦色,才是他青睐的爵位继承人。

    马尔斯子爵气得脸色通红。

    换了平时,诺曼要是敢这奚落他,他早就已经忍不住发作了,然而,此时此刻,比起两人的奚落,他更在意的,还是安德烈·奥尼尔选择支持诺曼这件事。

    安德烈·奥尼尔是和火焰行者埃德蒙齐名的亚圣级强者,两人一守一攻,是雷蒙德伯爵手上的最强王牌。

    如今火焰行者一死,安德烈·奥尼尔就成了雷蒙德家族麾下唯一的亚圣级强者了,同时也是荆棘骑士团的实际掌控者,地位之高,分量之重,根本不是他这个空有继承人名义,实际上却根本没多少实权的子爵能比拟的。

    诺曼得到了安德烈的支持,胜利的天平,一下子就向他那边倾斜了一大半。自己想要得到爵位,恐怕……

    马尔斯子爵握紧了拳头,脸色越来越难看。

    老管家看着马尔斯子爵脸上的表情,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觉得暗爽不已。

    马尔斯这厮仗着自己是继承人,半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下,可算是遭了报应。

    “哟~这么热闹?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啊~”

    蓦地,一个吊儿郎当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大厅内众人齐齐一惊,猛地扭头看去,就见门外的走廊上,有三个人正在男仆的引领下走过来。

    这三人两男一女,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鲜红色贵族常服的青年。

    他有着精致的五官和一双如祖母绿宝石般的绿色眼眸,一头飘逸的金色长发披洒在身后,只在末端用一根系带松松地系了一下,一身的贵族风度,尽显风流倜傥。

    走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个黑发黑眸的青年。他穿着一身白色镶金边的华贵长袍,头上的黑发只留下的短短的一茬,显得有些特立独行,步履间却自有一股高华的气度,器宇轩昂,风采非凡。

    黑发青年身后,则跟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开叉长裙,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勾勒得愈发火爆,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发一直披散到后腰,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愣是落后了两人一大截。

    然而,她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像是会勾人似的,配上那慵懒的神情,那叫一个风情万种,妖娆入骨。

    这三人各有特色,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是让人瞩目的存在,如今三个人走在一起,简直就像是行走的发光体一般,一时间,大厅里的众人都忍不住愣了一下神。

    然而,再下一刻,就有人认出了为首的青年。

    “布莱克少爷。”

    老管家率先反应过来,弯腰朝他行礼。

    原来,这三人,赫然就是布莱克,吴辉,以及美女老板娘莉莲娜。

    “布莱克·李顿。”诺曼子爵两眼微眯,眼底蓦然闪过一抹寒光,“你来干什么?难不成,你一个私生子,居然还想觊觎伯爵爵位不成?”

    面对如此气势汹汹的质问,吴辉也是有些感慨万千,不管是地球还是异界,对于权势争夺的人心都一样啊。

    可惜,这些信心满满的家伙们不知道,一切都只是为他吴辉做嫁衣裳而已。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