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我想他是个“好人”

作者:傲无常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级文明最新章节!

    ……

    “真身下凡?”

    圣·卢克微微一愣,完全没料到吴辉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圣信徒,他自然不会阻止吴辉,只是俯身恭敬表示:“既如此,请吾主准许老仆随行护卫。”

    “没问题。”

    吴辉爽快地点头。

    圣·卢克是原住民,让他一起下去,刚好可以给自己当导游。

    “走吧~”

    他挥了挥手,直接就带着圣·卢克去了天堂之门,花了0.2神力把门打开了。

    不同于以往每一次的大张旗鼓,这一次他非常低调,不仅把天堂之门开到了格鲁镇内的偏僻无人处,还掩去了所有的声光效果,务求没有人发现。

    “吾主,您这是……”

    圣·卢克看得一脸迷惑。

    “微服私访嘛~就是要偷偷的来。要是大张旗鼓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吴辉嘴角含笑,眼神中透出些许期待。

    小时候他看康熙微服私访记的时候,还一直搞不明白那老东西好好的皇帝不当,干嘛没事就往民间跑,是御膳不好吃?还是后宫的嫔妃不够美?

    可如今他当上光明神之后,忽然间就理解了某些皇帝的想法。

    光明神固然高高在上,大权在握,俯瞰着人间。可神国里的日子日复一日,还几乎没有变化,哪比得上那人间红尘的热闹繁华?

    看那布莱克·李顿就知道了,那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逍遥自在,当真是给个皇帝都不换。

    用上帝之眼看得越多,他就越是忍不住想亲自体验一番。

    “我明白了!”圣·卢克把吴辉的话在脑子里咀嚼了一番,眼神里忽然迸射出光芒,“您是想亲身体验一下信徒的生活,感受民生疾苦,想他们所想,急他们所急,以便更好的降福祉于信徒。吾主,您真是太仁慈,太伟大了~”

    “……”

    吴辉期待的表情微微一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

    难道他要说,他就是纯粹想下去玩吗?

    算了~圣·卢克一定要这么理解就这么理解吧~反正人家皇帝老头微服私访的时候,编的理由也跟这差不多。

    他轻咳了一声,没有反驳:“抓紧时间。天堂之门要关了。”

    说着,他就往门里走去。

    圣·卢克连忙紧走几步跟上了吴辉,同时张开双翼,层层叠叠的洁白圣光绽放开来,将吴辉包裹在了中央。

    吴辉见状看了他一眼。

    他知道圣·卢克这是在保护他。天堂之门开启的空间通道对身体会产生一定压迫,1级的体质绝对承受得住。

    虽然他用神力也能保护自己,但圣·卢克的这份心,他还是领了。

    吴辉转头,继续朝天堂之门内走去。

    一步跨出,两人就离开神国,出现在了格鲁镇内的一条小窄巷里。两人背后,收敛了所有光芒的天堂之门悄然关闭,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从圣罗兰公国运来的咖啡豆,只要3扎克一斤,都来看一看啊~”

    “刚出炉的果酱面包哎~小伙子来看一看,不好吃不要钱……”

    才刚站稳,充满了市井气息的叫卖声吆喝声就顺着轻风钻进了他的耳朵,果酱面包的香气、咖啡豆特有的馨香,有些令人生厌的汗臭味……

    各种各样的味道也混杂着一起纷涌而来,热热闹闹地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

    吴辉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心底泛起一阵难言的触动。

    亲身经历,跟用上帝之眼看到的,终究是不同的。

    透过上帝之眼去看,哪怕开启全息模式进行沉浸式体验,也只能看到,听到,闻到,却不能触及到,怎么都有种逛游戏地图似的的不真实感。

    而如今,他终于真正踏上了这一片属于他的土地。

    阳光是那么灿烂,天空是那么蔚蓝,空气中掠过的轻风是那么温暖,就连那墙角处顽强生长的青苔,沿着墙根列队爬过的蚂蚁,都因为真实而显得无比可爱。

    一时间,吴辉整个胸腔都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填满了,满满的,胀胀的,翻滚着直欲宣泄而出。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深吸了一口气,从那种难言的情绪中缓过了神来。

    “走吧~”

    吴辉稳住心绪,抬腿就往外走。

    走了一半,他忽然脚步一顿,转身看向了圣·卢克。

    窄巷里光线不太好,但恢复了青年样貌的圣·卢克依旧英俊挺拔,眼神深邃,整个人就像是加了美颜滤镜似的。

    最关键的是,他背后还有一对大翅膀。

    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他是天使么?

    “吾主?”

    圣·卢克一脸困惑。

    吴辉没有说话,指尖一弹,一道神力就落在了他身上。

    瞬时间,圣·卢克背后的翅膀就消失了,人也一瞬间苍老了二十岁,瞬间从年轻英俊的贵族少爷变成了贵族家的老管家。

    吴辉看了看,觉得还是不行。

    圣·卢克毕竟是当地人,格鲁镇上的人对他太熟悉了,只是改变年龄,格鲁镇上的平民估计十个里有九个都能认出他,目标太明显了。

    想了想,他伸手弹了个响指。

    瞬时间,圣·卢克的容貌又发生了改变。眉毛变稀疏了,鼻子变塌了,身材也变得佝偻了,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减了起码有七八十分。

    这样就差不多了~

    吴辉满意地点点头,这才转身带着圣·卢克出了窄巷。

    经过一段时间的大力治理,格鲁镇街道比之前干净了很多,随地大小便的情况也已经彻底绝迹,那股熏人欲吐的臭味也终于闻不到了。

    现在的格鲁镇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种种历史原因,这里已经被信徒们当作了新的圣地之一,不断有信徒前来膜拜,甚至定居。

    短短时间内,格鲁镇的面积比原先大了一倍不止。定居和流动人口,超过一万五千人。人口暴增,也带来了更多的商机,很多嗅觉敏锐的商人千里迢迢运送货物而至。

    看着满大街的店铺和摊贩,琳琅满目的商品。

    吴辉总算有了逛街的兴致。

    “我们扮演的是一个体验人生的贵族大少爷和他的忠实管家,你等会别说漏嘴了。”

    吴辉随口叮嘱了圣·卢克几句,随即很快就被街边摆摊卖的果酱面包吸引了注意力。

    面包被店家精心做成了一朵花的样子,缝隙里涂抹了香甜的果酱,上面还洒了芝麻粒和肉松,整个托盘刚从烤箱里端出来,还热腾腾的,浓香四溢。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吴辉忍不住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老板,来一个果酱面包。”

    圣·卢克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面包店里,熟稔地跟面包店的老板交涉起来,很快就买了一个果酱面包回来。

    “吾……少爷,请用。”圣·卢克恭敬地将面包递给吴辉,介绍道,“这家店是格鲁镇上的老字号,祖孙三代都是做果酱面包的,手艺精湛,味道值得一试。”

    “这样,那我试试。”

    吴辉嘴上说得矜持,手上却已经动作飞快地接过面包啃了一口。

    一瞬间,肉松的香味,果酱的酸甜,芝麻的香气,麦粉的清香就全都在他口腔中弥漫开来,口感层次丰富,滋味浓郁,就连面包的软硬和蓬松度也是刚刚好,一口咬上去,满满的幸福感。

    吴辉满足地长叹了口气。

    这果酱面包果然跟他想象的一样好吃。论口感,论味道,论火候,它简直甩了他平常吃的圣麦面包好几条街。

    圣麦面包唯一比它强的,也就是材料了。

    吴辉一口一口地啃着面包,心里满足的同时,也忍不住想叹气。

    哎~要是他神国里的神民也能有这份手艺就好了。这段时间,他吃干面包都快吃出心理阴影来了。

    不过,神国里那帮粗犷爷们毕竟多数都是农民或战职士兵出身。能有几个会做面包的就不错了,不能指望手艺有多精湛。

    算了~大不了下次想吃了,再下来。

    吴辉也明白这种事情强求不得,慢慢也就平复了心情,专心享受起美食来。

    他在街上走走逛逛,偶尔跟往来的行人闲聊几句,又尝试了几种特色美食,自觉心满意足,颇有些乐不思蜀的味道。

    一直到肚子都吃撑了,吴辉那完全被美食占据了的脑子才回过神来,勉勉强强想起了自己这次下凡的目的。

    吴辉摸了摸下巴:“卢克,你说圣女还在不在神圣广场,不会已经走了吧?”

    圣·卢克看了眼天色:“现在应该还在。今天是礼拜日的大集会,祝福结束之后还有讲圣经故事的环节,这个环节会一直持续到黄昏,最后将在神像前供奉过的食物分发下去,才算是结束。”

    这会儿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如果快一点的话,应该还能赶得及。

    “行,那咱们去赶个尾场~”

    吴辉带着圣·卢克优哉游哉地到了神圣广场。

    然而,他们到底还是去晚了。

    就在他们赶到神圣广场的时候,光明圣女的马车也正驶出广场,刚好与他们来的方向相反。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吴辉不由哑然失笑,他一个堂堂光明神,竟然被凡间的美食给诱惑地耽搁了时间。

    说实在的,他还是挺期待跟光明圣女见面的,都想好要怎么犒赏光明圣女了~

    “少爷,咱们是去格鲁堡找凯瑟琳娜,还是直接回去?”圣·卢克看了眼远去的马车,恭声询问。

    “不着急,”

    真身下凡和意识降临不一样,下来之后不管待多久都不会额外消耗神力,完全没必要急着回去。

    吴辉说着,正准备找别的地方逛逛,冷不丁地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阵喝彩声。

    “咦?又是他?”

    吴辉一眼瞟过去,就看到了那个花枝招展的身影。

    神圣广场上不知什么时候点燃了一堆篝火,金发碧眼英俊不凡的吟游诗人站在篝火边,正一边吟唱着为圣女编排的赞美诗歌,一边目送着光明圣女的马车远去,目光专注而狂热。

    火光映照着他的侧影,看起来竟像是比白天更加帅了……

    “这小子……”吴辉眯了眯眼,“果然对圣女有所企图啊。”

    正当他心中冷笑着怎么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圣女不是他能染指的时候。

    蓦地。

    几道细碎的说话声从旁边传来。

    “哎~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走?”

    “他再这么唱下去,我们几个都快连黑面包都啃不起喽~”

    “哎~又年轻,唱的又好,简直不给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活路哟~”

    三四个穿着兜帽长袍,脸色沧桑的中年人围坐在旁边的角落里,正愁眉苦脸地看着那边魅力四射的布莱克·李顿。

    他们几个身旁都搁着乐器,看打扮都是流浪吟游诗人。想趁着格鲁镇经济暴涨繁荣,过来捞一笔。

    一边说着,几人一边忍不住的唉声叹气。

    看样子,布莱克的存在对他们的生意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搞得他们这几个原来的竞争对手居然都摒弃前嫌,坐到一块儿相互倒苦水了。

    有一个吟游诗人更是干脆把乐器收了起来,看样子是已经自暴自弃,彻底放弃治疗了。

    吴辉心中一动,忽然弯腰拿起了其中一把竖琴。

    “哎~你这人怎么拿我的琴?”

    乐器的主人见状脸色一变,猛地站起来想把竖琴抢回来。对于吟游诗人来说,乐器可是吃饭的家伙,绝对不能有失。

    然而,他手还没来得及碰到吴辉的衣角,圣·卢克就已经抢上前一步,身手拦住了他。

    “够不够?”

    圣·卢克从怀里取出一枚金弗兰克,曲指一弹,金色的硬币就划出一道抛物线,落进了乐器主人的怀里。

    “够,够够够了!”

    乐器主人手忙脚乱地接住金弗兰克,放进嘴里轻轻一咬,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竖琴虽然值钱,却也不过值几个银扎克。有这一枚金弗兰克,他完全可以去找乐器行定做一个更好的,还能剩下很多。

    他们这边还在交涉,另一边,吴辉已经身手在竖琴上弹了几下。完全找不着调的弦音和陌生的手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根本没法弹。

    思索片刻,吴辉心念一动,0.1神力化为道道细微的神力自神格中涌出,刹那间,手中的竖琴便已在浩瀚伟力下飞速变形,换了另一副样子——赫然是一把做工精致的民谣吉他。

    比起这极具时代特色的竖琴,他最熟悉的,还是吉他。

    相当年,他大学的时候也是刻苦学习过吉他的。可惜,等他学成之后准备去女神楼下弹奏一曲,窃取佳人芳心的时候,佳人已经搭上了个富二代。

    算了~昔日幼稚的伤心事暂且不提。

    吴辉把吉他挂到身上,伸手轻轻一拨。

    流畅的吉他声自他之间流淌而出,轻灵飘逸,悦耳动听。

    还是熟悉的调子,熟悉的手感。

    旁边,几个吟游诗人亲眼目睹了竖琴的神奇变化,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震惊得脑子都空白了。

    随随便便这么一下,就把竖琴变成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乐器,这小伙子是传说中的魔法师吗?

    吴辉哪管别人的想法,只是沉浸在回忆吉他技巧之中。他回想着刚才的曲调,虽然流畅熟练,却还是觉得不够。

    哪怕再怎么往自己脸上贴金,他也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弹出来的曲子,跟布莱克那只花孔雀比起来,不管是技巧还是韵味都差距颇大。

    凭这水准,出手不过是丢人现眼而已。

    他心思飞转,忽的就有了主意。

    我可是神啊,无所不能的神。

    “神格,给我这具身体加持天赋,吉他大师。”

    他心念一动,回想起了上辈子在音乐类书籍上看到过的无数吉他大师。

    浩瀚的神力汹涌而出,下一刻,一位位吉他大师的技巧和经验便仿佛被一股无形而伟岸的力量自虚空中摄来,落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顷刻间。

    他感觉自己手中的吉他给他的感觉变了。

    明明吉他还是那把吉他,然而,吉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件,每一根弦,甚至于制造它们所用的材料,他都清晰了然于心,手中的这把吉他仿佛成了他手臂的延伸,哪怕还没开始弹奏,他都能够完全确信:他可以完完全全地驾驭它,并用它弹奏出任何旋律。

    他心中蓦地升起了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指尖搭在吉他弦上,不需要刻意思考,行云流水般的旋律便自他指尖流泻而出。

    清脆的弦音急促如同鼓点,就如那星空下自由不羁的风,在这越来越深的夜色中流淌开来。

    围着布莱克·李顿的姑娘们本来还在为年轻俊俏的吟游诗人喝彩,听到这曲声却不由自主地安静了下来,喝彩声戛然而止。

    就连正忘弹着竖琴,吟唱着美妙诗词的布莱克·李顿也猛地一怔,不自觉地停下了拨弦的手,目光穿透人群看向了正垂眸弹奏的吴辉,露出了震惊之色。

    吴辉继续弹奏着吉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美妙流畅的音符,随着风飘向了远处。

    “咦?”

    远处,已经驶出了广场的马车,帘子被一只玉手轻轻撩开,露出了一张精致而绝美的脸庞,她的明眸微微闪动,显然也是被那新鲜而美妙的旋律给吸引了。

    “圣女殿下。”一个全副武装的圣女护卫团成员走过来弯腰说,“神圣广场上新来了一个吟游诗人,要不要去摸一下他的底子?如果身份不清不楚,就将他驱逐。”

    圣女凯瑟琳娜侧眸倾听着旋律,抬手制止了他的行动,美眸半闭地说:“他的琴音干净清澈,能如流水般洗涤人的心灵,驱逐人的疲惫。卢克神甫曾经说过,听音知心,我想他是个好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