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杀机!新娘

作者:傲无常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神级文明最新章节!

    ……

    时间匆匆流逝,不知不觉,就到了几天后。

    格鲁镇是圣卢安地区较为偏远的一个小镇。

    小镇周围有大大小小六个村庄,以及村庄附近的庄园,和零零散散的小聚集地,总人口达到六七千人。

    除了距离圣卢安修道院近一些外,这是个没有什么特色的小镇,早些年还能靠着招待络绎不绝的朝圣队伍,以及负责修道院的物资采购,来维持城镇的繁荣,可是随着光明神陨落,帝国出台取缔光明教派的政策,格鲁镇就变得越来越荒凉,连商队都来得少了。

    格鲁镇西南角。

    一座高耸的断崖上,格鲁堡就如一只蹲伏的巨兽,静静守护着脚下的格鲁镇。

    比起圣卢安修道院,格鲁堡少了几分神圣和威严,却更显狰狞。十多米宽的护城河,厚重的石墙,高耸的箭塔和瞭望台……完备的战争设施让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战争机器,带着凛凛煞气,仿佛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伸出自己狰狞的獠牙。

    它,是格鲁家族世袭的战争堡垒,同时也是进入格鲁地区的最后一道屏障。

    而刚德亚尔男爵,就是格鲁家族这一代的世袭男爵。

    格鲁家族祖上也曾出现过跟随大帝开疆辟土,东征西讨的大人物,只是时光流逝,沧海桑田。

    祖上传下来的基业一点点被消磨,到了刚德亚尔这一代愈发没落了。

    然而没落归没落,刚德亚尔的排场却一点都不小,为了维持骄奢糜烂,在领地里横征暴敛,早已经让领民们心中积怨很深,只是碍于刚德亚尔的淫威,敢怒不敢言而已。

    傍晚,夕阳西下。

    落日余晖披洒在一辆老旧马车上,莫名显得凄凉。

    在驽马的拉扯下,老旧马车缓缓靠近刚德亚尔的格鲁堡。

    驾车的是一位年轻男子,他穿着亚麻布衣服,身材结实有力,眼眶微红,神情之中似乎带着某种压抑许久的不甘。

    格鲁堡的城门还没到关闭的时间,吊桥还架在护城河上。

    岗哨上,两个身穿锁甲的精锐士兵见到靠近的马车,立刻上前持枪拦住,态度蛮横地叱呵了一声:“停下停下,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靠近格鲁堡,活得不耐烦了?”

    听见这话,年轻男子眼里腾得燃起了怒火。

    不过,他很快就压制住了愤怒,露出了谄媚般的笑脸:“两位大人,我叫亚伯伦,是奉男爵命令送人来格鲁堡的。”

    精锐士兵上下打量着他,眼神警惕:“男爵大人的手谕呢?还有,马车上是什么人?”

    年轻男子亚伯伦犹豫了一下,眼神似有不甘:“没,没有手谕。车,车上是我的新婚妻子艾丽娅。”

    两个精锐士兵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笑得肆无忌惮,看向亚伯伦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鄙夷和嘲讽:“原来你就是亚伯伦啊~听说你娶了个漂亮老婆啊,恭喜恭喜。”

    亚伯伦脸色涨得通红,似乎是不堪羞辱,一双拳头也握得死紧。

    精锐士兵压根就不在意他的心情,见他这副样子反而笑得更欢。其中一个精锐士兵更是直接上前,一把掀开了马车车帘。

    只见一名身穿洁白婚纱的新娘子正坐在马车里,虽然因为戴着面纱看不清脸,却依旧能看出她体态婀娜,气质出众。而且落日余晖透过车窗挥洒在新娘的身上,仿佛给她蒙上了一层圣光薄纱,凭添了几分神圣气质。

    “好漂亮的新娘。”精锐士兵的眼中瞬间闪过一抹贪婪和兴奋,头都不转地朝亚伯伦挥手,“马车留下,你可以先回去了。”

    亚伯伦红着脸紧张道:“大人,不行啊。按照男爵大人的规矩,我一定要把艾丽娅亲自送进城堡的。”

    “哈哈哈~”

    两个精锐士兵的笑声愈发猖獗:“还真是一个听话的废物新郎啊~算了算了,你进去吧~记住,今晚你只能睡在马厩里。”

    他们挥手放行,亚伯伦这才低头重新坐上驾驶座,驾着马车缓缓朝吊桥上驶去。

    见状,两个精锐士兵忍不住嘿嘿淫~笑,也不怕亚伯伦听见,竟是直接当着他的面大声谈笑起来。

    “男爵大人真是会玩,执行初~夜权,竟然还要对方新郎亲自送过来。”

    “是啊是啊~不过这样很爽不是吗?让新郎在城堡里守着,让他好好地幻想幻想,他的美丽新娘正在经历什么样的欢乐场景。”

    “这一次,不知道能不能轮到我们分一杯羹?这一次的新娘很漂亮啊。”

    “轮岗后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能凑上好事呢,哈哈哈~”

    邪笑声肆无忌惮,隔着厚厚的车帘传入马车里。

    马车里,本该畏畏缩缩,惊惧战栗的“新娘”脊背挺直,眸光冷彻似冰,仿佛连空气都能冻结。

    ……

    不知不觉,夕阳就彻底坠入了地平线以下。

    夜幕降临。

    黑暗笼罩住了格鲁堡。

    城堡最高处,瞭望塔最上方的落地窗里,却透出了幽幽烛光。

    房间里,被新婚丈夫亲手送来的“新娘”,此刻正穿着那身圣洁美丽的洁白婚纱,仪态端庄地坐在床沿上,静静看着门口。

    这间本该是瞭望室的房间,已经被刚德亚尔男爵改造成了一间寝室,一间专门用来行使领主初夜权的特殊寝室。

    房间非常简陋,只在房间中央放着一张垫着亚麻布的木床,旁边的桌上放着七八种木质结构的“刑具”,那些刑具造型隐晦,表面还残留着颜色深浅不一的血渍,让人触目惊心。

    即便有烛光摇曳,房间里依旧浮动着一股阴森冰冷的气息,仿佛有冤魂缭绕,让人不寒而栗。

    然而,身处这样的环境中,坐在床沿上的“新娘”脸上却依旧气度沉稳,湛蓝色的眼眸不见丝毫惧怕,反而流露出一丝悲悯。

    原来,这个“新娘”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潜入格鲁堡的凯瑟琳娜。

    只看到眼前的场景,凯瑟琳娜就可以想象出那些纯洁善良的新娘们在这间房间里曾经遭受过的非人遭遇,更能想象出她们当时的无助和恐惧,自然不会觉得害怕,只会愤怒。

    她的脑海中,更是不自觉地想起了修道院里惨死的嬷嬷和姐妹们,心中的怒火便如火焰般越燃越炽,几乎要把她的理智吞没。

    就在凯瑟琳娜悲伤愤怒的时候,神国里,吴辉也透过“上帝之眼”看清了房间里的摆设。

    见到这状况,哪怕他不像凯瑟琳娜那样背负着血海深仇,也忍不住暗骂了一声禽兽。这刚德亚尔,实在太不是个东西了~

    就在昨日,他已经攒满了1000点信仰之力,重新凝聚出了1点神力,让他多了几分底气,这才正式开始行动。

    不过,即便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凯瑟琳娜孤军深入依旧非常危险,吴辉实在不放心,从开始就一直开着上帝之眼实时关注着事态进展,以便出现问题时能及时做出应对。

    蓦地。

    门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连吴辉都有些紧张了起来,这一战关乎生死存亡。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